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超级学神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往地牢去了营养

2021-01-16 03:14:1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超级学神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往地牢去了!

转身,印入眼帘的,是那张让人肝颤的脸。

柳如絮再次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这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那张苍老干枯的脸,竟然已经恢复了青春。

要说天道境的高手,变化个外貌还不容易,但是,对于柳如絮来说,那是功法错漏所形成的弊端,她用尽了办法都无法改变,只能每一日都这么周而复始。

众人看到柳如絮再次出现,一张张脸上,已经少了之前的激愤,多了许多的恐惧

“娘娘,恕罪”姜黎噗通一声,跪在了院中,整个人都匍匐了下去。

这一天,姜黎跪的次数,恐怕比他这一辈子下跪的次数都多。

但是,对现在的姜黎来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能保得族人无恙,跪一跪,也不过受点屈辱罢了。

黎族现在的存亡,完全就在这女人的一念之间,只要她愿意,一个念头,就能让整个黎族覆灭。

众人此时,也心知刚刚激愤之下,惹出了滔天大祸,都纷纷跪了下来,趴在地上,没人敢抬头。

他们现在该考虑的,不是个人的生死,而且整个黎族的命运。

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什么反应,姜黎心生疑惑,抬头一看,面前哪儿还有人,左右四顾,除了这些族人也不见柳如絮的身影。

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姜黎也是心生疑惑,怎么突然没人了,以那女人的脾气,不由于在短时间内访问量过大是应该直接大开杀戒的么

“陛下,我见她仿佛是往地牢去了。”这时候,风伯开口了,刚刚也就他有那个胆,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

“地牢”

姜黎更添疑惑,怎么又突然跑地牢去了

“陛下”这时候,雨师在旁边提醒,“神尊可似乎还在地牢里关着,还不会是找神尊麻烦去了吧”

姜黎想了想,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去管苏航

想罢,姜黎连忙带着众人往地牢而去,准备去地牢外等着请罪,否则的话,今日之事若被那女人记恨上,黎族怕是要完了。

地牢

苏航费了老劲,总算是把该写的东西给写上,嘴里的笔往池子里一吐。

“特码,真费劲”

看着白纸上歪歪扭扭的那这个字,一头大一头小,苏航头一次发现,自己的字居然能丑成这样,简直比狗刨还不堪。

奇迹的一幕发生了,苏航在那白纸上留下的字,就像被纸吸收了一样,很快就消失不见。

“轰”

一阵火苗窜了起来

“哎呀妈呀”

小九吓了一跳,赶紧将手里的纸往空中一丢,那张纸飘扬空中,瞬间燃没

一切尽在须臾之间,连一点渣都没有剩下。

苏航只感觉脑中嗡的一声,仿佛被一个什么冲击波给撞了一下,一时有些眩晕,好一会儿才算缓了过来。

脑子里仿佛被揉进了什么,苏航却又说不上来,那种感觉有点奇妙,太阳穴有点涨涨的

“卧槽,卧槽,卧槽”小九开骂了,“你又玩儿我是吧,差点毛没给我烧了”

小九对着苏航怒目而视,好心给这家伙帮忙,结果却差点被火烧了,它真怀疑苏航是故意的。

“瞎个啥”苏航道了一句。

“啥”

小九毛都炸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苏航。

苏航干笑一声,“九哥,怪我太激动抱歉,抱歉”

“刚刚不还九爷么”小九翅膀插叉着腰,一副想要教训苏航的样子。

这家伙,刚刚求自己帮忙,一口一个爷,这会儿完事儿了,居然说自己瞎这特么过河拆桥玩的也太快了吧

“九爷,九爷”苏航讪笑了一下,犯不着和一只鸟计较,“过来,试试看,能把我身上的锁链给解了么”

“哼”

小九不忿的哼了一声,围着苏航转了一圈,连连的摇头,“这玩意儿棘手啊,我搞不定”

“想3、让玩家能够不被UAV和空中支援(冷血/幽灵)看到的单个天赋技能想办法啊,你哥不是鹦鹉大道么”苏航道。

“我哥是我哥,我是我,我才多大,能有多大能耐”小九飞到苏航的头上,“那女人也真够毒的,这么困着你,半点能力都别想使出来,说难听点,你现在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我看吧,你还是以诛仙器灵、雷之器灵、炎之器灵为主。真武与射日则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向认命吧,在这儿呆一辈子也挺好的,反正你也没人爱”

神特么的没人爱苏航不禁翻了个白眼,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地下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人一鸟,都抖了一下,小九抬头一看,更是吓得惊叫了一声。

“哎呀妈呀,是那个婆娘,苏北京奥运宝宝扎堆入学 小学新生将达17.6万航,这下玩完了,快让爷进缸里躲躲。”小九一声惊呼,赶紧飞到了苏航的背后,从苏航的脖子后面探出个头来,鸟眼里充满了惧怕。

苏航此刻更加的紧张,哪里还顾得上小九,一双眼睛直勾勾得看着慢慢从门口阶梯上走下来的柳如絮。

奴役契约用倒是用了,但是,却被一把火给烧成了灰烬,能有用么

对方可是天道境的强者啊,用姬云的话说,那可是跳出了规则之外,不受天道束缚的存在,能被他一张奴隶契约给搞定

再者说,姬云给他信息,柳如絮的所谓深沉是否准确,甚至,苏航现在都不敢保证自己刚刚有没有写错别字。

这女人,该不会发现了自己阴她,跑来找自己算账了吧

毕竟,现在正是半夜时分,该是她休息的时候,怎么会突然跑来了

柳如絮慢慢的走到水潭边上,那脚步,一步一步的,就像是敲打在他的心房上,让他感觉异常的忐忑。

水潭边上,柳如絮站立着,就这么看着池中的苏航,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不解、甚至是有些抵触的表情。

千变万化,复杂至极,仿佛内心在极力的挣扎着什么。

“呃,这个”苏航实在是忍不住这种煎熬,先开了口,然而,这口一开,却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

“噗通。”

就在这个时候,让苏航蒙圈得一幕发生了,一直站在水潭边上的柳如絮,突然噗通一声双膝跪了下去。未完待续。

石家庄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
济南妇科医院哪好
重庆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