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合肥白血病城中村病魔吞噬不了生的希望容易

2021-04-09 11:47:45|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合肥“白血病”城中村:病魔吞噬不了生的希望

养生之道导读:吴夹弄,是位于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东侧的一条窄巷,也是合肥有名的城中村。由于悦悦妈妈有孕在身,徐秀英和老伴带着悦悦在合肥看病,租住在吴夹弄的一个居民楼二楼,一张床、......

中安讯吴夹弄,是位于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东侧的一条窄巷,也是合肥有名的城中村。尽管随着城市的发展,城中村正逐步被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所取代,然而这里却并不冷清,狭窄的建筑里,挤满了带着孩子前来就诊的家庭。

这些家庭的孩子来自全省乃至全国各地,却有个共同的名字:白血病儿童。他们中大的十三、四岁,小的仅有两三岁。六十多户白血病家庭寄居在潮湿狭小的城中村里对于孩子和家长来说,只有一墙之隔的医院,是他们生活的所有寄托。

合肥白血病城中村:病魔吞噬不了生的希望(示意图)

60多个孩子的共同梦魇:白血病

5岁的临泉县女孩李悦喜欢唱歌和跳舞,《三字经》也能一口气背诵一分钟,然而这些并不是幼儿园的老师教的,而是在吴夹弄城中村里,跟着一群志愿者叔叔阿姨们学习的。

2014年6月,3岁的悦悦突然发起低烧不退,妈妈和奶奶带着她跑遍了临泉县的大小医院,都被当成普通感冒发烧治疗,直至在阜阳市妇幼保健院,住了两天医院的悦悦仍然39度高烧不退,才被紧急转移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

当医生告诉我们孩子得的是急性淋巴白血病时,我们全家人都懵了,原以为这种陌生的病情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却没有想到,突然降临在自家的孩子身上,悦悦的奶奶徐秀英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个惊天噩耗。

由于悦悦妈妈有孕在身,徐秀英和老伴带着悦悦在合肥看病,租住在吴夹弄的一个居民楼二楼,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旧电视机,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为了给孩子治病,悦悦的爸爸和爷爷在外打零工挣钱,但是这些钱对于动辄几十万元的治病费用来说,只能说九牛一毛,两年以来,全家人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下亲戚朋友的几十万。

谁都想回家,虽然每个月仅有300元房租,但是这里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遇到雨天房间里一股霉味,可是如果回了家,一旦孩子发生感染,到大医院来回一趟要花上七八个小时。徐秀英叹了口气。

今年6岁的代思博,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却显得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每次妈妈张用新抱起小思博:去超市给你买东西去,好不好,小思博总会坚定地摇摇头:不好,妈妈没有钱。

并获得其中94.1%的友支持。但此举也引来《非你莫属》部分BOSS以及场外主持人徐睿的不满 掀开代思博衣服,后背有着触目惊心指甲大小的伤疤,张用新手指着伤疤说,每个月小思博都要去医院化疗,由于前期的大化疗已经结束,目前医院采取骨穿和打翘的治疗方式。

每次看到孩子化疗的时候,我都会躲到外面偷偷哭,张用新说每打一次翘,孩子都会疼上半个月,不仅没有胃口吃东西,有时候连水都不能喝。

儿子生病后,张用新和丈夫一直陪着看病,曾经靠打工维持的家一下没有了收入来源。他们已经花了六十多万,除去报销,自付的费用接近30万。无路可走的张用新曾一度和别的患儿的家长一起上街乞讨。

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是人家给的,自从生病以来,我们就再也没有给他买过玩具,他很懂事,也从来不张口找我们要,说着说着张用新又忍不住擦擦眼泪。

有些刚搬到这里来的家长天天哭,我们就知道他们的孩子刚得病,于是就一起劝导,徐秀英的包里有一个破烂不堪的本,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每个白血病孩子家长的联系方式,数了一下,约有60多位。久而久之,大家同病相怜,不管谁遇到困难,都会伸出手相互拉一把。

哪些降压药为单片复方制剂
海口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哪家妇科好
友情链接: